第152章 使点手段摆平叶家_港综:龙在香江,只想做财阀
笔趣阁 > 港综:龙在香江,只想做财阀 > 第152章 使点手段摆平叶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2章 使点手段摆平叶家

  第152章使点手段摆平叶家

  霍氏集团

  霍景良非常不雅观的将双腿放在办公桌上。

  一脸惬意的品尝雪茄。

  他得意只用区区三言两语就说服的黄天将股份转售给自己。

  他高兴是因为眼馋的华业银行马上就是囊中之物了。

  能用不超过四十多亿的资金将这么优质的资产吃下真是太划算了。

  自己的地产集团有了银行业这条腿来支撑一定会腾飞!

  不出五年绝对能让霍氏集团成长为千亿财团将大刘远远甩开。

  大刘那个只会玩女人狙击股票的家伙算什么东西!根本不配和他并称香江之豪

  这时他的跟班上前附声道:“老板!我们现在和那个蒋氏集团持股量现在是一样的。要不要私下联系叶家?”

  霍景良自负的说道:“你第一天跟我做生意!联系个大头鬼!叶家与蒋天恩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不信他会卖股给蒋氏集团。”

  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个痴线我们现在找叶家,就被动了,让他们认为主动权在他那,一定会坐地起价。”

  “在银保监的威胁下,他们想股票不稀释只能找我们谈!”

  在自负的霍景良心里自认为吃定了叶家心里。

  与其主动找叶家人被对方借机报高价,不如让对方自己,让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他霍景良就是这么一个人,能省一块绝对不多花一毛!

  ………………………

  事实也正如霍景良所料。

  在两者之间,叶家绝对不会选蒋天恩!

  在一番纠结过后叶世纪昌终于下定决心。

  正要起身拿起电话拨通霍景良的电话。

  就在这时家里的管家突然推门而入:“老爷!蒋氏集团的蒋天恩登门拜访!”

  “什么!”室内的叶承康与叶晓枫一脑门子黑线。

  两家仇人来着!有什么好见的!想求购股票,门都没有。

  叶世昌更是怒吼到:“让他滚!我不想见他。”

  “可是,老爷对方说了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他让我带一句话,伱听了后一定会见他的!他还说如果你不听就将这件事登报。”

  叶家人一头雾水,他们和蒋天恩没私交的,有什么一句话能让叶世昌改主意?

  叶永昌脸上阴晴不定沉闷了一会瓮声瓮气的说道:“你说!”

  “对方就交代了五个字。金色打火机!”

  轰!

  这句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直击叶永昌脑门。

  他吓得瘫软在沙发里。

  嘴里喃喃自语道:“他怎么会知道的。”

  大侄女看到他傻傻的样子焦急的问道:“二叔!什么金色打火机,怎么把你吓成这样?到底怎么一回事!”

  叶永昌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这恋爱脑的大侄女。

  总不能说是叶家的悲剧是你这个蠢女人埋下的祸根吧

  要不是她一心想和那个恶魔徐家立结婚!自己怎么会和这种人打交道。又怎么会和他一起串谋搞了绑架叶永基!

  更误杀了自家大哥。

  大哥不死,华业银行绝对不会轮到这种地步。

  那个金色打火机正是叶永基在车上发现是他和徐家立端倪的由端。

  这种事情只有自己和徐家立以及死去的叶永基三人知道。

  难道是徐家立出卖了他?

  叶晓枫全身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二叔怎么突然用这看待仇人的眼神盯着自己。

  就连一旁的叶承康在感觉到沉闷的气场而一时无语。

  “老爷?老爷!”管家的声音惊醒了叶永昌:“我是让他们走还是?”

  叶永昌拿起桌面上的咖啡喝了一大口定了定神:“请他进书房!没我的命令任何人包括小姐和少爷都不能进来。”

  “二叔”

  “爸?”

  叶永昌态度转变之快,让两人惊诧莫名,前一刻还是对蒋天恩充满愤恨还要赶人,怎么一听那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就态度大变。

  金色打火机究竟是什么意思?

  没让别墅外的蒋天恩久等。

  吱呀一声,别墅的铁门前一刻还是紧闭状态,这一刻大门大敞。

  大梵开着金色的宾利,载着蒋天恩驶入这已经许久没有访客到来的叶家宅邸。

  管家面无表情的说道:“请跟我来,老爷正在书房等候着您。”

  别墅的二楼,叶承康与叶晓枫两人抱着肩膀透过单向玻璃看着楼下的大敌!

  就是居中的这个人害得华业走投无路?

  真的好年轻。

  许是察觉到有人在偷窥自己,蒋天恩抬起头,嘴角上扬轻轻一笑。

  玻璃后的两人轻呼一声赶忙后退,好犀利的眼神。

  叶家书房中。

  叶永昌一脸阴沉的坐在说者之后。

  叩叩,一阵敲门声后。

  “老爷,客人带到了。”

  “大梵,你在门口等我。”

  大梵微眯着眼扫视下屋内的叶永昌,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默不作声的点点头,如同门神一样守在门口,一身肌肉紧绷,只要屋内有任何动静,都能第一时间闯进去。

  交待完毕后蒋天恩步入这只开了一盏灯,玻璃窗被厚重的窗帘封闭的密封书房。

  可以预见这里发出的任何动静都传不出去,包括杀人!

  也许是感受到很明显的杀意。

  蒋天恩轻笑一声:“活计,我劝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说完,为了打消对方的不理智,随手拿起一边桌子上的铁制工艺品。

  仿佛是察觉不到工艺品的尖刺,如同捏橡皮泥一样将坚固的铁制品捏成一团,然后双手一合上下揉搓。

  居然变成一团铁粉慢慢洒落在地毯上。

  超自然的一幕终于让叶永昌冷静下来。

  手从桌子下面抽了出来。

  桌子下正有一支已经上了膛拨开保险的手枪。

  杀意缓缓降下。

  沙哑着嗓子说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情的,是不是徐家立那个魔鬼说出来的?”

  蒋天恩并没有按照对方的节奏走。

  大摇大摆的坐到一侧沙发上,这态度仿佛自己是主人一般。叮的一声为自己点燃一支香烟:“叶家就是这么一个待客之道?客人连一杯水都不请?”

  “哼!”叶永昌按了下桌面的电铃,这电铃直通管家房。

  很快管家端着浓香的咖啡放到蒋天恩面前。

  “我不喝这玩意,咖啡因会影响我们的思考,容易让我们陷入迷惘,来杯白水。”

  管家看了眼自家老爷,在得到授意后重新端来一杯滚烫的白水。

  叶永昌沙哑着嗓音说道:“你要是不怕有毒,请便。”

  蒋天恩轻笑一声,毫不在意水杯的高温,直接一饮而尽。

  这一幕让叶永昌瞳孔止不住的放大。

  这不是蒋天恩在装逼,而是两人无声的心理交战。

  砰,先是掏出一个录音机。

  打开后。

  熟悉的声音让叶永昌汗毛直竖。

  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是徐家立那个魔鬼。

  “求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我全说!叶永基的死,叶永昌也有份。”

  这时洪兴仔抓住跑路的徐家立刚然用了些特殊手段让对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终于气势被打夺的叶永昌沙哑着嗓子,神态一改刚才的抗拒与仇视:“你到底想怎么样?”

  呼!蒋天恩吐出一口烟雾,淡然的说道:“我的目的你是知道的,何必多此一问?”

  “呵呵!是想要那1%的华业股票吧。”

  叶永昌自作聪明的以为蒋天恩是为了那1%的股权,用以成为大股东,殊不知对方的胃口极大!

  “NO!NO!NO!”蒋天恩竖起一根手指头连续摇晃。

  叶永昌砰的一声锤向桌面:“那你想要什么!钱?叶家已经被你逼到绝路了只有这一处府邸;难不成要送我入监?”

  “呵呵呵,钱?如果你关注新闻的话,应该知道我最不缺的就是钱;送你入监狱?我更没那个兴趣当一名义警!你在想想你们叶家现在唯一最能打动我的东西。”

  蒋天恩将双手放在玻璃茶几上淡然的说道。

  “叶家最值钱的东西?”叶永昌咀嚼了几次,终于醒悟,对方是狼子野心!谋求叶家在华业里的所有股份。

  “你休想!”叶永昌怒吼道。

  声音之大,桌面上的玻璃杯里的水纹都产生了荡漾。

  蒋天恩拿起录音带,上下翻飞:“那就是谈崩了?很好明天我的财经日报又有文章写了,标题怎么写呢。”装作低头深思一秒,打了个响指:“有了!不如就叫《兄弟阋墙,揭秘叶家太子基蹊跷之死!》或者《叶永昌为了上位联合赘婿谋害亲哥》你觉得那个标题好了!”

  叶永昌听得是咬牙切齿!

  再也无法忍受的他,从抽屉里掏出一把手枪,颤抖的手嘶吼道:“把录音机给我!否则我就要开枪了!”

  蒋天恩戏谑一笑:“一看你就没有用过枪,保险都没打开。”

  叶永昌闻言赶忙调转枪口查看。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蒋天恩脚下错步前进瞬间来到他面前,并一把夺过手枪。

  “什么!”在叶永昌刚刚反应过来时,蒋天恩只用半分力轰在其小腹上。

  “呕!”半分力就有几百磅的力气了。

  养尊处优的叶家二少爷何曾遭受过如此重创?

  只感觉肚子里的肠子都要碎裂了。

  当即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扒着地毯不断的干呕,差点把胆汁给呕出来。

  而蒋天恩就这么冷冷的望着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josel.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josel.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